思源湖

[银河娱乐澳门娱乐网站老品牌报·思源湖 第1699期] 岁月悠悠忆恩师 —— 怀念沈立人教授

思源湖

抗战期间,交通大学在重庆建立临时校区,逐步增设系科,1943年秋开办工业管理(工程)系,招收了首届学生近30人,我有幸被录取在内。当时,同学们对于工业管理这一专业并无所知,只是向往着能在学成以后更好地为国家工业化贡献力量。一年级,我们和航空工程系并班上课,学习负担很重,顾不上涉猎专业。二年级时,除了大部分课程仍和航空系并班上课以外,学校另为我们开设了一门专业基础课——《生产管理(概论)》,由沈立人教授主讲。大家都为开始接近专业感到兴奋,但又听说沈教授在课堂上全部是用英语讲述,并随时对学生点名提问,因而也有些忐忑不安。我们是带着殷切盼望而又相当紧张的心情开始和沈教授相识的。

工业管理系创办初期,学校一直未有人员编制,没有系主任,没有系办公室及工作人员,也没有高年级的学长可去请益,我们不免感到有些孤单。从二年级开始,我们有了自己的小班教室,也成立了级会,我被同学推选为级长。有时遇到疑难问题,我们会向沈教授求教,总能得到他热情的指点和帮助。在和沈教授多次接触中,同学们都感受到,在课堂上神情严肃的沈教授在其它场合,则是平易近人、和蔼可亲的,同时也是幽默风趣、乐于助人的。同学们都很愿意和他接近。他在校园内所居住的独立教授房,是我们在课余时间常去的地方。沈教授不仅在我们最需要的时候为我们排解疑难,而且还尽力帮助我们开展课余的班级活动。他曾亲自带领我们全班同学举办过模拟某个专门委员会召开会议的活动,并针对我们在掌握外文方面偏重阅读、忽视口语的问题,要求我们打破顾虑,在会议上大胆地用英语踊跃发言。同学们都在会前作好准备,在会上积极投入,沈教授则在一旁及时给予鼓励、讲评和引导,让大家在行动中学习,在实践中锻炼,我们也由此懂得了提案必须有人附议才能立案进入讨论的会议规则。大家对于这一寓教于乐的活动都兴味盎然,觉得受益匪浅。

当年,校内各系都不时地推出各种学术讲座,使洋溢在校园内的学术风气经久不衰。我们也曾以班级的名义,恭请沈教授作了The Role of Management 的学术报告,吸引了很多听众,讲堂内座无虚席。根据我的记忆,沈教授在报告中回顾了古典经济学中关于劳动力、资本和自然资源(土地)合称为生产三要素的概念以后,阐述了如今已把管理认作是第四个生产要素的缘由,他论及了管理的科学性和艺术性,并着重指出,若要做到科学管理,必须借鉴物理、化学等科学的长处,充分运用观察、测试、实验、记录、分析、比较、检定等手段,用实话表明真相,用数据进行量化,使结论能够做得到并经得起验证。他在谈到工业发达国家里新涌现出来的、从事企业经营管理咨询的顾问工程师事务所这一现象时,认为这说明企业界对于管理的要求在广度、深度和难度上都显著地增大了,并就此提出了管理人员应具备的素质等等。由于内容丰富、寓意深刻,报告取得了热烈的反响。会后,就立即有机械系二年级一位同学向沈教授表达了要求转系到工业管理系来的愿望,他后来在进入三年级时办妥了转系手续,和他一起转系到我们班级来的还有多位同学。

时局临到1945 年,日寇已是败象毕露,自抗战开始以来,从上海等地内迁的工厂、企业都在规划胜利后的有关举措。申新纺织公司设立了公益工商研究所,邀请纺织、染化、化纤、工商管理等领域的专家学者加盟,从事本学科内新知识、新技术的汇集、研究和应用,沈立人教授被聘主持工商管理组,仍兼任交大教授。与此同时,申新公司也接受了沈教授的提议,在交大工业管理系设置5个奖学金名额,并同意为获奖的学生毕业后提供工作职位。1947年7月,首届工业管理系学生毕业,在沈教授的关切和促成下,我们班级共有6位同学进入申新公司工作。1945年8月,日本终于无条件投降,抗战胜利结束。交大自10月开始按照年级次序,由高到低分批迁回上海徐家汇校区,我们三年级是第二批迁回,于12月在上海复课。沈教授因有公益工商研究所在重庆工厂里的调研任务,至1946年秋季开学前才回到上海。在睽违期间,他仍关心我们的学习,来信嘱咐我们到上海江宁路(当时的戈登路)他家中,请他夫人从藏书中找出Laws of Management和Industrial Management两本书,交给我们班级作为补充读物,随后又寄来他的工厂调研报告作为我们的课外阅读材料。在当时的条件下,这些书本和材料都是极为欠缺的。

我们四年级时,沈教授先后给我们讲授《成本会计》和《会计制度》两门课程。在四年级上学期,他结合讲课内容,联系到近郊的一家修船厂作为我们的实习基地,并亲自带领我们班上11位同学组成的课题小组,每周一次从外滩乘坐船厂的交通船,到工厂现场进行实地的观察、测定和调查,运用学过的知识,探讨减少浪费、降低成本的切实可行的途径,并估算可能获得的效益,以此来培养提高我们发现问题和解决问题的工作能力。

当年我们在交大的求学时期,是成长道路上的关键时段。在这段岁月里,我们有幸能和沈教授相聚在一起,感受他的亲切关怀和悉心培育。他启发我们的睿智,激励我们的志向,充实我们的知识,提炼我们的能力,引导我们从对专业无知走向能独立思考和工作,登入工业管理学科的殿堂。沈教授离开我们已有50余年了,他亲和的音容,宽广的视野,开阔的胸襟,求实的风格,至今仍然清晰地存留在我的脑际。我会永远铭记和恩师沈教授相聚的这段珍贵岁月,永远不忘他的恩情。

蔡溥 交通大学1947届校友
新闻中心